学者析辛亥革命在现代化进程中的历史功勋

  编者按:作为上海市社会科学界留念辛亥反动100周年系列学术活动,上海市社联、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教科文卫委员会、上海市汗青学会明天联合主办辛亥反动与中国近代化学术讨论会,会议围绕辛亥反动与近代化、清末新政与辛亥反动、新媒体与辛亥反动等主题睁开研讨交换
。本报今择要刊登部分专家的发言,与读者交换

  辛亥反动是中国2000多年来第一场完全不同于往昔所有农民战争、改朝换代的具有古代意思的反动,是一场不仅转变了中国而且转变了20世纪亚洲及全国的反动。只管这场反动有许多缺乏

不置可否,还有太多的事它没有做,或没有做好,但它巨大的汗青功劳,是没法抹杀,也不容低估的。

  下列四大汗青功劳,我觉得特别值得留念。

  其一,辛亥反动是一场政治反动,它对怎样大力推进工业化、市场化、城市化进程关注其实不多,它的注意力集中在政治轨制、政治体制变革上。它的第一大功绩等于停止了已延续2000多年主权在君的王朝政治,开始建立起主权在民的共和政治。固然
,真正从轨制上、法式上、方法上及具体运作上落实主权在民,使共和政治名副其实,还需要长时间继续探究和艰辛努力,但辛亥反动已做出了具有决定性意思的根本转变。此后,谁想复辟帝制,重建王朝政治,谁就会立即为人民所抛弃。辛亥反动志士们在借鉴和吸取东方共和轨制的成功经验时,曾一度十分热心地试图将东方联邦制、分权制、地方自治、多党制或两党制等轨制移植到中国,但很快就发觉,这些轨制其实不适合有着悠长大一统国度管理传统和经验的中国,他们努力做出调解,在这方面,留下许多宝贵的经验和教训。

  其二,辛亥反动是一场民族反动。它因力挽列强瓜分中国的紧张民族危机而勃兴。它停止了满人享有各种特权的独尊位置,停止了已在相称大水平上沦为列强在中国代理人的清王朝,以“中华民族”这一全新的民族配合体观点,将中国由来已久的多民族统一国度推进到一个新的汗青阶段。辛亥反动志士们高呼“排满”口号进行宽泛社会发动,并曾一度贪图师法东方许多国度,建立汉人单一民族的民族国度。但是,在深化了解中国多民族统一国度的汗青渊源和现实必然性之后,特别是在深切认识列强尽力挑拨中国国内民族关系,贪图借此分裂中国、肢解中国的阴谋后,他们毅然用“五族共和”旗号取代先前的“排满”旗号,这无疑有利于鞭策国内各民族的平等联合和配合奋斗,有利于凝聚国内各民族,将实现中华民族的巨大振兴变为国内各民族配合追求的目标。中华民族这一全新的民族配合体观点的形成,为实现中华民族的巨大振兴,提供了一个汗青性的新的强大动力。

  其三,辛亥反动是一场具有深远影响的思维文化反动。这场反动,发端于中华文明重要的肉体支柱――以天下国度为己任的责任伦理,并使这一责任伦理具有了崭新的时期内涵。从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”、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这些传统的观点,衍生出兴中会“亟拯斯民于水火,切扶大厦之将倾”、黄花岗义士“献其身于国而不私”、“为民族争光荣,为国度求生存”等古代观点,这是辛亥反动志士们舍生忘死奋起反动的强大肉体动力。中华文明在史无前例的磨难中一洗先前一度自我陶醉、自我封闭、耽于安乐的萎靡之风,在内忧外患的重重考验中,敢于检查,敢于自我批判,使生生不息、奋进不已的中华文明根本肉体得到史无前例的高扬,走出了使陈旧的中华文明得以再造光辉
的极为重要的第一步。

  其四,辛亥反动是一场将民生放到十分突出位置的反动。孙中山提出民生主义,表明中国反动者从一开始就将解决民生问题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。辛亥反动志士们,有宏大的全国视野,他们看到了东方资本主义的造诣,同时,更深切地关注东方资本主义轨制所带来的社会抵触、社会问题。正是立足于解决中国民生问题,他们从一开始,就努力将中国反动和防止中国走上东方资本主义途径、防止在中国建立资产阶级专政联系在一起。因此,他们时常更加倾心于东方社会主义、无政府主义、民粹主义等等立足于批判资本主义的各种社会思潮。固然
,怎样方能真正解决中国民生问题,还需要更加艰难的探究和实践。辛亥反动的大多数志士仁人,都曾一度醉心于东方发蒙主义,但不久就觉悟到发蒙主义要成为现实,不能脱离中国所固有的国情。汗青总是在不竭试对和不竭试错中前行的。试错,一样是先哲们留给我们的宝贵财产。

  就以上四点而言,我们都正是辛亥反动所首创的事业的继承者和光大者!(姜义华)

  (作者为复旦大学中外古代化进程研究中心主任、教授)

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casanaseattle.com

You may also like...